您的位置::三达五金网 >> 最新文章

冻产协议告吹沙特伊朗死磕油价再入下行通道注油机

时间:2020年01月07日

4月17日,代表了全球原油产量60%的产油国将汇聚卡塔尔多哈的冻产大会,共同商讨将原油产量冻结在今年1月水平的可行性。然而,伊朗临阵缺席、冻产会议开始时间三次推迟、伊朗隔空“放狠话”,一切似乎都在证明着这个会议将以失败告终。

4月18日凌晨三点左右,市场终于正式传出口径确定的消息——经过6个小时的激烈会谈,产油国在多哈并未达成协议,或在6月再举行冻产商谈。

截至北京时间4月18日10:00记者发稿前,布伦特油价已较此前暴跌4.2%至41.3美元/桶,WTI报40.41美元/桶。昨日会议开始前布伦特仍为43.11美元/桶。

民生海外研究组负责人张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目前原油期货多头持仓增长趋势已经放缓,而空头持仓已经有初步反转趋势,短期原油调整压力较大。

由于伊朗拒绝冻产,坚持要将产能恢复到制裁前水平,此前态度放软的沙特似乎也已经忍无可忍。

在关键档口,一位伊朗石油部官员于4月16日表示,伊朗不会参加周日在多哈举行的产油国冻产会议。可以确定的是,伊朗高级代表的缺席无疑会破坏这次冻产大会的可信度(credibility)。

此外,在冻产会议期间,伊朗更是隔空喊话,表达对于市场份额的强硬态度,最终果然导致协议落空。

原先的会议草案显示,每月原油日产量将不会超过一月水平,产量冻结至今年10月;并且对其余国家开放,产油国将在10月再次评估协议实施情况;考虑到监督机制,将成立两名OPEC国家、两名非OPEC国家部长及专家机构组成的“高级别监督委员会”。

不过,会议一再延时,表态反复,对立激烈,表明产油国谈判艰难,大幅降低市场对于其后期一致行动的预期及信任。短期内,浇灭了市场关于油价的想象空间。

此次,俄罗斯和多数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成员国都会参与了冻产会议。具体而言,除了此前签署初步协议的四个国家,阿尔及利亚、安哥拉、阿萨拜疆、厄瓜多尔、哥伦比亚、伊朗、伊拉克、哈萨克斯坦、科威特、墨西哥、尼日利亚、阿曼以及阿联酋预计都会出席此次会议。

以上所谓的四个国家,即石油出口大国俄罗斯、沙特阿拉伯、委内瑞拉和卡塔尔。上述四国在2月16日就冻结石油产量达成共识,同意将石油产量冻结在今年1月11日的水平。不过,冻产的前提是在其他国家都参与的基础上,当前来看已经沦为“一纸空文”。

就油价而言,从期货市场来看,短期内原油价格面临调整压力。

上世纪80年代,西方利用自身发达的金融市场,通过设立原油期货产品掌控了国际油价定价权,使得原油在商品属性、政治属性、避险属性之外增加了金融属性,也开启了油价的高波动时代。

张瑜表示,期货市场是直接决定油价的最前沿阵地,1月下旬以来的油价上涨50%,首先造成了远期升水大幅降低,已经接近15年年中以来的最低值,未来将会对当期合约价格有较大下行压力;其次使得多头合约数达到过去两年高位而空头合约数急剧减少,目前多头持仓增长趋势已经放缓,而空头持仓已经有初步反转趋势,综合来看,短期内油价面临调整压力。

此外,美国页岩油生产成本下降超预期,美国产能并未实质性退出。

张瑜认为,钻机数量大幅下滑,而同期产量并未发生同比例下滑,主要原因为页岩油生产效率有所提升,边际成本下降,美国页岩油仍在工业寿命周期的早期阶段,仍有很大的规模经济及效率提升空间,一旦油价回暖,产能可以快速回到市场,因此油价天花板明确,45-50美元左右为顶。

关注有惊喜

连云港不锈钢

巴劳木

手工外发

友情链接